百万首页 |新闻 |产品 |分类 |供求 |商家信息 |招聘 |相册 |资讯 |知道 |商家 |随便看看
普通会员

天津世鼎门窗安装工程有限公司

民航、会展中心、厂房等

产品分类
  • 暂无分类
联系方式
  • 联系人:刘
  • 电话:022-24173530
  • 手机:13102247288
  • 传真:022-27288225
站内搜索
 
相关信息
  • 暂无资讯
企业动态
缅甸“地方军阀”势弱 战争为公平也为经济利益

来源:本站原创  作者:admin  更新时间:2022-05-14  浏览次数:

  云南盈江县那邦镇,距离中缅边境的国门只有100米左右。趟过一条河,就到了缅甸境内的拉咱。正在与缅甸政府军作战的地方武装克钦独立军总部就在那里。近日,连日的枪炮声,打破了这个边陲小镇的宁静。

  “每天都能听到炮声。我们尽量少出门。”云南盈江县那邦镇边陲宾馆工作人员、来自缅甸克钦邦的董丽艳对新京报记者说,这个宾馆目前由10名缅甸人负责运营,老板是中国人,但并不在这里。

  从去年12月底开始,连日的炮声,令原本闲适的边陲小镇,变得不再平静。去年12月30日,随着缅甸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的战事吃紧,3发缅方炮弹落入那邦镇,损毁了一座房屋,幸好没有人员伤亡。

  “这些天每天都听到缅甸那边打仗的声音,每五六分钟就能听到炮声。声音很大,像打雷一样。晚上天天都在打,睡不着觉,炮声一响,就起来看一看。”那邦镇居民杨正文向记者讲起这几天的经历,也很无奈,“我认为不会打到中国来,现在对生活影响也不大,但是生意不好做了。”

  “前几天有一颗炮弹打到傈僳族的村子里面,他们还以为是地震,全都往外跑。”杨正文的老婆说,“还是挺恐怖的,以前从来没有这种情况。我们没什么防护措施,也不知道怎么防。”

  盈江县一家宾馆的工作人员管小姐对本报记者表示,虽然她们的住处不在国界线附近,也没有听到枪炮声,但是大家都在议论这事儿,非常担心炮火烧到中国来。“这个可说不定,但还没有想到预防这么远。”管小姐称,最近安检比较严,刚刚接到通知,只要外国人来住宿,就要通知边防人员。“街上的警察也比以前多了,这段时间查得严,可能就是因为那边打仗的关系。”

  缅甸的克钦族与中国云南景颇族是同一民族,只是名称不同而已。杨正文对记者透露说,10日那天,那邦镇上来了很多中国景颇族人,要求缅甸双方停火。如果不停火,他们就要去帮缅甸那边的克钦族。

  董丽艳来中国已经两年,她每天都给缅甸的父母打电话。谈到家乡的情况,她并没有表现得很焦急,她说,家乡并未被空袭,父母生活如常。

  缅甸有135个被政府承认的少数民族,行政规划上分为七个省、七个邦和联邦区。省是缅族主要聚居区,邦多为各少数民族聚居地,联邦区是首都内比都。在七个邦中,克钦邦和掸邦与中国接壤。正在燃烧战火的克钦邦约有8.9万平方公里,首府密支那,2000年的人口统计有120万人。

  云南社科院缅甸问题学者熊丽英对记者介绍称,对密支那城区附近,缅甸政府已经管控了很多年,有一部分克钦族的武装已经跟政府妥协了,还有一部分不妥协的武装,就是总部设在拉咱的克钦独立军武装。

  “缅甸的地方武装比较分散,多则几千人,少则几十人。如果战事没有那么紧张,也没那么团结,也有很多内部利益分歧。”她说。

  克钦邦的地方武装在抗击英国殖民统治时期便已存在。1947年,缅北掸邦、克钦邦等少数民族武装与“缅甸国父”昂山政权签订了《彬龙协议》,重点是各个少数民族地区享有充分自治,可以拥有自己的武装。1947年通过的《缅甸联邦宪法》,《彬龙协议》的原则也有体现。这成为缅地方武装长期存在的重要历史渊源。当然,有了枪,也就为缅甸少数民族地方与中央的长期对抗埋下了伏笔。

  克钦独立军1961年成立,与缅甸中央政府军在当地的武装冲突持续了33年。克钦独立军是缅北最有势力的民族武装之一,最高政治诉求是独立。1994年,克钦独立军与缅甸政府军签署停火协议,此后十多年来,双方基本相安无事。

  2008年,缅甸通过新宪法,遭致一些少数民族的反对,认为新宪法没有赋予其充足自治权。2009年4月,缅甸军政府拟定了全缅民族武装的整编计划,同样遭到绝大部分民族武装的拒绝。其中就包括克钦独立军。

  2011年6月9日,由于整编谈判破裂,缅甸政府军和克钦独立军打破了多年的停火协定,战火再燃。直到近日冲突激化,把战火烧到中国境内。

  家在拉咱、目前在新加坡上学的克钦族小伙子扁昂(音)对本报记者表示,缅甸政府对少数民族不公平。“克钦一直在努力,希望缅甸(中央政府)能给予公平的机会。”虽然扁昂对中央政府有不满,但他也不愿意打仗,希望双方能谈判解决问题。

  熊丽英也认同扁昂的看法。“缅甸对几乎所有少数民族都有一些不平等的政策。”她说,“虽然现在有些改观,但是距各个少数民族的要求还很远。要真正解决民族问题,缅甸政府要更多地兼顾公平,尊重少数民族的信仰,靠武力解决很难。”

  战事一起,扁昂也时常给在拉咱的父母打电话,问询安危。他连连对记者说“父母太辛苦”。扁昂说,克钦并不穷,不少中国人和缅甸人通商。不过随着空袭,“恐怕生意要停两三天了”。

  另外,缅甸内地和少数民族发展的差异很大,丰富的资源大部分在少数民族居住的地区。克钦邦就以盛产翡翠玉石和硬木材闻名于世。

  “在经济利益的分配上,大家有很多分歧和争议。少数民族地区武装觉得这是自己的土地,中央政府开发,但是地方却拿得很少。经济利益的再分配,也刺激了缅甸的地方军事冲突和民族问题。”熊丽英表示。

  和中央政府多年的矛盾和冲突,使得克钦充满了“武装斗争”的氛围。研究缅甸多年的熊丽英说,克钦族有点“全民皆兵”的感觉。战争一直打打停停,只要一到紧张时期,不仅男的,很多女人也会加入队伍。

  不过,与政府军缠斗多年后,克钦独立军等地方武装与前者的实力对比已日渐悬殊。

  缅甸军队的国防建设日益进步,而少数民族武装多年来难得援助,其军备已经落后一大截。再加上缅甸中央政府的禁毒工作,严重削弱了少数民族武装的实力。上世纪90年代,多支地方武装与政府签订停火协议,包括克钦独立武装。2009年,缅甸政府“收复”了掸邦的果敢,将主要的地方武装“缅甸民主同盟军”赶出了果敢。

  时至今日,仍然抵抗的缅甸境内的少数民族武装人数少、军备差,在实力上无法与政府军相比。但是他们打惯了游击战,地理环境占优势,还能利用邻国制约缅甸政府军。比如,克钦邦与缅军动武的话,很可能会影响到中国云南省边境,邻国会有意见,这些都成了制约缅甸政府的因素。

  熊丽英称:“缅甸少数民族武装与政府的停火协议,不确定性很高,反悔或者破坏协定的事件时有发生。克钦邦应该说是目前跟政府对抗的比较大的一支武装力量,情况最危险。”

  本月11日,一架政府军军机在拉咱坠毁。克钦独立军方面马上宣布,他们击落了这架直升机。

  但缅甸总统发言人在自己的“脸谱”主页上称,直升机坠毁是由于引擎损坏,而非被击落。

  关于去年底一度烧到中国境内的战火,缅甸官方媒体称,发动攻击甚至战机空袭是为自卫还击。他们指责克钦独立军拒绝政府为拉咱军营运送补给,并在政府军行军道路上埋伏地雷,搞偷袭。克钦独立军方面则说,是政府军方面主动攻击。熊丽英说:“双方都在各说各话,地方武装与政府军擦枪走火的事情很多,很难判断和界定。”

  据悉,自从双方再起战端后,克钦邦独立组织和政府举行过谈判,但是双方诉求相差太远。政府坚持要先停火,再谈其他事情;但克钦邦独立组织要求政府承诺保留民族武装,以及政治上、经济上的利益,才能停火。

  无论如何,拉咱的战火还没有结束。扁昂过几天要回家乡,因为“很担心,一定要回去看看”。

  扁昂有好几个同学在当兵,平时生活还可以,但是这两天都联系不上了,就连克钦的官方网站都没法访问。不过,他似乎还很乐观,还说:“他们应该没问题,等我回去的时候,就该平息了吧。”

  10日,缅总统吴登盛说,政府与克钦族独立军讨论停火及政治对话的大门一直敞开,“为使政府与少数民族武装组织之间建立信任,政府成立了多个委员会,正在努力寻求永久和平。”

  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  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  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  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